欢迎来到都市资讯网

您的位置:首页 > 科技 > IT业 > 警方对外包催收展开调查 51信用卡股价暴跌后复涨

警方对外包催收展开调查 51信用卡股价暴跌后复涨

2019-10-24 来源:飞象网  浏览:    关键词:外包公司,法律,寻衅滋事罪,信用卡,孙海涛

各种猜测最终落定,杭州警方通报对51信誉卡外包催收公司立功行为展开调查。

10月21日晚23点,“杭州公安”微博发布信息,杭州警方对51信誉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51信誉卡”)拜托外包催收公司涉嫌寻衅滋事等立功行为展开调查。

10月21日晚22点左右,辅佐调查的51信誉卡CEO孙海涛、CFO赵轲两位中心高管被获准分开杭州上城区经侦大队。10月22日早6点,孙海涛经过微博发声,“此次风云是由于公司管理不完善,特别是对协作公司的培训和监视不够,招致在对借款人联络沟经过程中呈现了一些过激行为,给个别借款人构成了伤害,对此感到十分负疚。”

受警方上门调查事情影响,10月21日下午1时50分,51信誉卡在香港暂停买卖,停牌前股价暴跌34.32%,报1.77港元。10月22日下午1时,公司股票恢复买卖,股价大幅拉升,一度涨至28.8%,后冲高回落,截至目前报1.99港元,涨幅12.43%。

10月21日晚,杭州公安经过微博发布“警方通报”,对上市公司51信誉卡委外催收业务涉嫌寻衅滋事等立功行为展开调查。至此,外界对51信誉卡因何被调查的讨论也告一段落。

警方通报内容显现,今年9月以来,杭州警方接上级部门线索传送,分离日常工作发现,“51信誉卡”触及大量各地异常投诉信息。经初步伐查发现,“51信誉卡”拜托外包催收公司冒充国度机关,采取威吓、滋扰等软暴力伎俩催收债务的行为,涉嫌寻衅滋事等立功。目前,案件还在进一步侦办当中。

10月21日上午,上市公司“51信誉卡”位于杭州西湖区紫霞街80号西溪谷国际商务中心的办公点忽然遭到警方突击清查。据现场知情人士称,“51信誉卡”楼下大约停有12辆警车,包括4辆大巴以及1辆特警大巴,上门的警察人数超百人。

关于51信誉卡被调查的缘由,一时众口一词。据21世纪经济报道,多位业内人士猜测,警方的介入可能与爬虫程序不合理获取用户信息有关。另有51信誉卡相关协作方表示,此次51信誉卡被查,可能是某股份制银行被爬取用户信息告发所致。

51信誉卡于当日下午发布公告回应称,“公司的业务营运及此物状况依然坚持十分健全,关于网传不实谣言将保管诉诸法律追责的权益。”据51信誉卡CEO孙海涛今晨发布的微博,目前51信誉卡中心管理层全部在岗在位,旗下51信誉卡管家、51人品等中心业务均运转正常。公司在后续运营活动中将根绝一切与不规范的第三方协作,并优先确保对各个出借人按合同到期如期兑付。

公司于2019年9月30日51人品借款人端待还资产余额为107亿元,对应投资人端待还余额仅97亿元,此外截止2019年6月30日公司自有净资产余额38亿元,自有现金总额26亿元。“公司有足够的现金和资产保证投资人权益。企业的上述运营状况随时能够接受政府和第三方审计公司的监视。”孙海涛称。

与此同时,10月21日下午,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司法部关于印发《关于办理应用信息网络实施黑恶权力立功刑事案件若干问题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的通知全文在新华社发布,并于当日起实施。

其中第七条显现,“应用信息网络辱骂、威吓他人,情节恶劣,破坏社会次序的,依照刑法第二百九十三条第一款第二项的规则,以寻衅滋事定罪处分。”同时,“编造虚假信息,或者明知是编造的虚假信息,在信息网络上散布,或者主治、指使人员在信息网络上散布、起哄肇事,构成公共次序严重紊乱的,依照刑法第二百九十三条第一款第四项的规则,以寻衅滋事罪定罪处分。”

寻衅滋事罪是指肆意寻衅,随意殴打、骚扰他人或恣意损毁、占用公私财物,或者在公共场所起哄肇事,严重破坏社会次序的行为。刑法将寻衅滋事罪的客观表现方式规则为四种:1、随意殴打他人,情节恶劣的;2、追逐、拦截、辱骂、威吓他人,情节恶劣的;3、强拿硬要或者恣意损毁、占用公私财物,情节严重的;4、在公共场所起哄肇事,构成公共场所次序严重紊乱的。

上海市经建律师事务所主任应慧鹏律师对《意见》阐释,该《意见》严厉打击应用信息网络实施的各类黑恶权力立功。如在催收债务过程中,行为人有实施下列违法行为:应用信息网络辱骂、威吓债务人或者相关人,情节恶劣,破坏社会次序或者编造虚假信息,或者明知是编造的虚假信息,在信息网络上散布,或者组织、指使人员在信息网络上散布,起哄肇事,给债务人及相关人施加压力,迫使其还款等各种伎俩,且构成公共次序严重紊乱的,都有可能构成寻衅滋事罪。

如违法行为人被认定为寻衅滋事罪,则法律规则量刑规范为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如有纠集他人多次实施前款行为,严重破坏社会次序的,则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能够并处分金。

应慧鹏律师还表示,寻衅滋事罪的量刑在上述《意见》中不属于最严厉的,《意见》中第六条:“应用信息网络要挟、要挟他人,讨取公私财物,数额较大,或者多次实施上述行为的,依照刑法第二百七十四条的规则,以敲诈敲诈罪定罪处分”,依据刑法第二百七十四条规则,敲诈敲诈罪的量刑可抵达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并处分金。

关于,此次事情能否对51信誉卡上市公司主体产生法律层面的影响,相关律师称,“受拜托的催收团队或者个人如被判定为寻衅滋事罪或者其它立功,则要细致剖析拜托人对催收公司的违法催收行为是明知、默许、还是不知情,能否参与等情形,假如是明知、授意、参与等情形,则在民事上会承担连带赔偿义务,在刑事上可能会构成共犯。”

苏宁金融高级研讨员黄大智以为,此次51信誉卡委外催收公司被调查对其上市公司业务运营方面影响不大,除了公司股价遭到影响,久远来看更多是对品牌名誉的影响。由于催收业务是外包,与中心业务的运营并不绑定,因而公司仍将正常运营下去。

早在公司2018年上市初期,上海市亿达律师事务所律师董毅智便对其五个方面风险提出质疑,董毅智律师于近期表示,“遗憾的是(问题)至今依然无解”。

董毅智以为,公司面临法治风险,法规出台法律规制远未成;监管风险,备案延期监管力度有增无减;行业风险,逾期率高居不下接连暴雷;内部风险,信贷撮合业务取代信誉卡科技效劳等业务成为营收主要贡献方,企业实质搭上了P2P顺风车;创新风险,曾作为从事信誉卡管理的移动互联网平台逐步过渡到以金融效劳为中心,包括个人信贷、互联网理财等产品的互金业务生态。

招股书显现,51信誉卡三大主停业务分别为个人信誉卡管理效劳、信誉卡科技效劳、线上信贷撮合及投资效劳,其中信贷撮合及效劳收益为其营收重点,而据相关报道称,51信誉卡目前是中国最大的针对信誉卡人群的P2P借贷平台,董毅智以为,“51信誉卡实践上尚未在法律层面构成一个体系上的规制,对其后续展开具有极大不肯定性风险。”

央行数据显现,截至2019年二季度末,信誉卡逾期半年未偿信贷总额838.84亿元,占信誉应偿信贷余额的1.17%,占比较上季度末上升0.02个百分点。一位信誉卡剖析人士称,从行业久远展开来看,信誉卡代偿业务以持卡用户为边境,平台起步容易,但容易遭遇天花板,客户量抵达一定数量级后,获客本钱会大幅进步,业务增速降落,堕入增长圈套。(投资壹线出品)■

版权声明:

本网仅为发布的内容提供存储空间,不对发表、转载的内容提供任何形式的保证。凡本网注明“来源:XXX网络”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我们尊重并感谢每一位作者,均已注明文章来源和作者。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联系邮箱:service@qeerd.com,投稿邮箱:tougao@qeerd.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