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都市资讯网

您的位置:首页 > 文旅 > 文化 > 逐日长歌的弄潮儿

逐日长歌的弄潮儿

2018-05-24 来源:  浏览:    关键词:
报告文学  许荣波
  
引子


  罗耀安湖北云梦人,现任港口分部海上作业队车间主任兼书记。
  20年前,罗耀安从华中理工大学毕业,谢绝了武汉一家科研单位的邀请,尽管条件优厚,但他还是怀着对石化的梦想和憧憬,离开千里之外的湖北老家,来到茂名这块热土,在这里开启他人生的新篇章。

 

  搏风踏浪风帆满  

 

  单点处在40多公里的海面上,有一个直径12米的扁圆浮筒在碧波中荡漾。这就是茂石化海上管输的龙头设备——茂名30万吨级单点系泊。
  有些人慕名前来参观,但见万顷碧波,无际无涯,当中漂着一个浮筒,在水中载浮载沉。他们完全被大海的气势所吸引。然而,有谁知道在那碧水蓝天之间的“海上蛟龙”又有着怎样的艰辛?
  单点系泊是茂名石化公司原油入厂的重要咽喉要道,每年负责接卸炼厂超过70%的原油量。而随着公司炼油改扩建完成,原油加工量越来越大,海上卸油任务一年重过一年。
  大海有温柔的一面,也有波涛汹涌的一面,它会时时锤炼蹈海者的筋骨,在单点工作的人要有一副好身板,这样才抵御得了风浪。然而,罗耀安却是一介文弱书生,身板不阔,个头也不高,却成了这群蹈海者的“领航人”。
  罗耀安个子虽小,却器宇轩昂。每次出海,他都稳稳当当在船头站立,面朝大海,全副心思也都放在了海上。
  2014年7月16日,一艘来自沙特阿拉伯的30万吨级油轮驶进单点海域,将卸下船上26.2万吨原油。按照正常的卸油速度,26万多吨的原油需要4天3夜。卸油第二天,超强台风“威马逊”已经进入南海,且来势汹汹。
  “威马逊”势头迅猛,会对单点造成相当大的危害。罗耀安立即和油轮船长商量,立即离泊避风。罗耀安带队对单点设备进行加固,然后乘坐拖轮回到码头,油轮也调转了方向驶离单点水域。
  台风过后,单点附近海面仍有7-8级大风,罗耀安带领人员冒着风雨对单点进行检查,结果浮筒安然无恙。
  “安全工作是重中之重,单点系泊输油量每小时近4000吨,稍有不慎造成原油泄漏将会是国际性安全事故,这责谁也担不起。”罗耀安感慨道。
  罗耀安不仅关心工作,也关心职工,他常对人说,“我有几十个兄弟”。他说的自然是一起奋战的单点兄弟。大家在一条船上工作生活学习、吃住都在一起,这兄弟一词用得可谓贴切。的确,他陪与这帮虽非血同一脉,但却骨肉相连“兄弟”朝夕相处,感情日增。但他陪得最少的反而是远在千里之外,让自己时时思念的双亲。
  作为外省员工,他的父母都在老家,由于工作太忙,一年也回不了一次家,平日里只能把思念和牵挂全都寄托在电话里。
  对于家,他也是亏欠极多。这些年来,一直忙于海上作业,少则几天,多则几十天,顾不上回家照看一眼。家,永远是一种牵挂。特别是作为“外地佬”的他,在茂名没有亲戚,里里外外只能靠妻子一个人肩上。他爱人是一名教师,平日里教学任务也比较繁重,在罗耀安顾不上家的时候,她既要带小孩,又要忙于工作。可他爱人从来没有因为丈夫出海作业而有过抱怨,但凡家里有事都是自己扛着,怕的是影响罗耀安的工作。
  如此深明大义的贤妻让罗耀安无限感动。  

 

  蹈海善开顶风船

 

  2014年3月份,港口分部单点作业队和船舶作业队整合为海上作业队,以前的两个车间合并为一个车间,两支队伍算上劳务工近百人。俗话说:“宁管一个团,不管一条船”,说的是船员工作难管。罗耀安作为新整合车间的党政主要负责人,即要当爹又得当娘,工作任务重,管理难度大。
  曾经有一名职工行为懒散,稍不顺意就上窜下跳,且屡教不改,是个让车间所有管理人员都头疼的“刺头儿”,对车间从严管理非常抱怨,爱在职工面前发牢骚,在职工中造成了恶劣影响。
  为了维护制度的严肃性,罗耀安决定对该职工进行处罚。曾有人很委婉地说:“这样一件小事,批评教育一下,或者随便罚罚算,何苦得罪人呢?”他一听,火冒三丈,浑身血管往外膨胀。他斩钉截铁地说:“不行,不执行制度,就难以刹住这种歪风邪气!” 他气盛言宜,掷地有声的一番话,让原本和稀泥的说情者一时无语。
  罗耀安决定暂停其出海作业,让其待岗学习,停发出海费和奖金,这真够他“喝一壶”的了。这件事在车间引起震动,大家没想到这个新领导如此有魄力。
  过后,罗耀安解释说,“当然,罚并不是目的,关键是教育,是以罚促改。”他在这一问题的处理上非常得当,小惩大诫,对违反纪律者形成高压态势,让人不敢僭越。自此,他的每一条指令,都能得到有条不紊的贯彻落实。车间风正气顺,大伙儿对这个新主任打心底里佩服。
  为了调动员工的工作积极性,他在车间开展竞聘上岗,给青年予适当的展示机会。特别是青年骨干船员,最大程度的发挥潜力,展示才华。
  罗耀安敢想敢干,目光始终瞄准世界一流。在车间合并后打出了一系列好牌,将车间管理得井然有序。他说,这是缘于港口领导的高度信任,加上专业协作配合,自己才有用武之地。
  罗耀安不仅善做思想工作,在处理事情上也相当细心,任何细微的变化都逃不过他的眼睛。
  2014年12月,罗耀安作为系泊长,带队出海接卸一艘超级油轮。这艘油轮装载有索鲁士、伊朗重质、南帕斯凝析油、锡里共4种原油,按生产计划,先同时混卸索鲁士和伊朗重质原油,再卸南帕斯凝析油,最后卸锡里原油。
  开始泵后,他发现船岸量差不断增大,要求船方到甲板进行量舱,结果发现中舱锡里油的油位在不断降低,经过分析判断是混卸索鲁士和伊重时,锡里油串了入去,如果不及时处理,8万多立方米的锡里油串入索鲁士与伊重原油罐,将会是严重质量事故。
       罗耀安赶忙通知船方切断锡里油舱进出流程的,流程截断后,串油现象不再发生。
       罗耀安在为企业竭心尽力的同时,也不忘记社会责任。

  2015年1月1日上午10时,海上作业队按计划出海作业。船队当航行到水东港航道16号浮标时,发现前面的一艘名为“恒顺达8号”货船停止不动,航道上布满了渔船,“恒顺达8号”为避免碰撞,偏离航道导致搁浅。

       船长惊慌失措,请求茂石化三号船到航道外面去顶推,将货船推入航道。经过2个多小时的施救,搁浅货船终于回到航道,救助成功。为了确保不再发生意外,茂石化三号船一路护送搁浅船舶,一直送到港外锚地。
      2015年6月5日午2时许,一艘2万吨的广西籍“桂兴188”散货船因操作不慎导致搁浅暗礁,堵塞航道致使大型船只无法进出水东港。港口船队及时派出拖轮,经过两天的拖救,终于把货船拖带到安全地带,受海事局和船方的高度赞扬。
  海上救助责无旁贷,过往船只在海上发生事故的时候,海上作业队往往会伸出援助之手,救助海上搁浅船只。海事部门对此赞不绝口,称之为“不穿制服的救助队”,作业队也多次被评为茂名市“两防一救”先进集体。

 

   风口浪尖见本色

 

  茂名是台风多发地区,云系公布极不稳定,每年的春秋两季,是台风的多发季节,单点设备检修的频率也相对较高。而单点维修,从来都是高强度,高风险的。

  2014年9月16日台风“海鸥”袭击单点,来势凶猛,破坏力极强。台风刚过,罗耀安第一时间带队出海,克服恶劣海况,出海检查,在检查过程中,潜水员报告5#锚链断裂和1#海底球阀损坏。

  大海从来都是瞬息万变,刚才还平静的海面,不经意间就会起了变化。在检查过程中,波浪已经喧闹起来,劳累了一天的作业人员眼巴巴地望着他,希望能早些返航。由于风浪较大,浮筒又颠又晃,摇来荡去,很多人都头昏脑胀,气喘心虚。只见罗耀安还在细心观察水下情况,仔细搜寻每一个角落,生怕有所遗漏。直到最终确认只有5#锚链断裂和1#海底球阀损坏时,才指挥返航。

  夕阳余温犹存,他赶回跟家里人吃饭的愿望落空,想不到事情要比想象中严重。起航后,他抽空到甲板给家里打个电话:“对不起,我又回迟了,不用等我吃饭。”

  作业回来,浑身酸痛,他理都不理,连夜制定了一份检修计划上报港口。直到深夜,这份报告才告完成。他伸高双臂,直了直酸疼的腰,尔后飞快将报告发进领导的邮箱。这份报告异常详尽,将方方面面都考虑到了,领导对此深感满意。很快,检修计划得到了批复。

  设备检修,最怕就是碰上坏天气。而海上气候变化无定。刚刚还晴空万里,说不定一场暴雨转瞬即至。想不到,检修的第一天就遇到这样的天气。摩擦链刚拆下来,天公就变了脸,刹那间乌云满天,下起了瓢泼大雨,海浪也一阵阵紧似一阵,撞在浮筒上飞花溅玉。浮筒上所有人的衣服全都湿透了。起伏不定的浮筒让人不住地晕眩。当时各方面都在就位,处于放不开撤不下的状况。再难也要先把链条吊上来。大家只好发扬连续作战的精神,分批吃饭,轮流替换。

  罗耀安作为工程抢修组副组长,工作重担压在肩上。所以,一直坚守在现场,任凭风吹雨打,许多人的都劝他换套衣服,休息一下,他一概回绝。后来,天气终于晴好了,云散雨霁,躲在乌云背后的太阳也出来作闲庭散步。罗耀安衣服湿了又干,干了又湿,忙起来常常连饭也顾不上吃。别人都吃饭了,他却迟迟未归,当职工吃完饭洗着碗筷时,他才饥肠辘辘,疲惫不堪地回来,炊事员谭亚锋赶忙递过饭菜,他接过后顾不得仪态,便大口大口地狼吞虎咽起来。

  谭亚锋笑着说:“慢慢吃,别噎着。”

  有时,遇上浪大的时候,工期不得不中辍,一俟大浪稍歇,他就马上组织人员,瞅空跃上浮筒。那一段时间的太阳最猛烈,差不多变成了火球,晒得人身上蜕层皮。在现场指挥的罗耀安汗水涔涔,顺着腮边流下,自始至终没有停歇。

  他连续在海上20多天,是这次作业中在海上连续呆的时间最长的职工,每天工作16个小时,在海上度过了20多个疲惫的夜晚。一个人在单点干一个星期的活,若能不脱皮不掉肉,定是铁打钢铸。所以20多天下来,罗耀安整整瘦了一圈。

  这是一场声势浩大的设备大检修,是近年来施工最困难、条件最艰苦的一次。全仗合理分工,无间配合,使整个施工有条不紊。工程终于进入了冲刺阶段。

        这天,天格外蓝,也格外高远。公司党委丘仲宜书记一行到检修现场进行慰问。只见检修现场弧光闪闪,吊臂高扬,人人汗流浃背,个个奋勇当先。目睹这场大会战的壮观场面,丘书记非常高兴,关切地问大家的生活情况,对这次抢修高度赞扬,并给予“四个有力”的高度评价:即领导有力,组织有力,统筹有力,措施有力。

  单点抢修旗开得胜,打了场漂亮仗,单点抢修团队出尽了风头,被授予单点抢修突击队劳动竞赛优秀团队。

 

  锱铢必究求效益

 

  海上作业人不仅以敢打敢拼而名声大噪,在增创效益追求卓越方面也首屈一指。世上的路,从来都不会一马平川。眼下,这块“硬骨头”,便摆在了罗耀安面前。

  2012年12月,单点接卸“新润洋”油轮。伊重原油舱又出现泵出现抽空现象,近2000立方米原油抽不出来。船方用尽办法仍无法扫空。罗耀安提出了降低污油舱液位,减少舱内憋压,改善空现象的建议,经过22小时的努力,最后卸了1893立方米油,价值613多万元。

  在接卸“格拉罗斯”油轮时,由于设备老旧,在扫舱过程中有 4个油舱的原油无法卸出。

  为减少赔偿数额,船方打起了吃水差的主意,给出了3米的吃水差,罗耀安一查,吃水差仅为2米。船长借口说是电脑故障,让菲律宾二副重新输入油轮压载数据,经过移形换影之后,电脑显示出吃水差3米的数值来。

  这一招虽然不着形迹,但这点猫腻,仍逃不过罗耀安的法眼。他对此不屑理会,叫船长一起出到甲板,郁怒招来一条拖轮,到油轮前后端比对吃水差,行家一看就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船长吃惊不小,他完全没料到罗耀安会有此一招,在铁一般事实面前终于无话可说,只好乖乖在赔偿协议上签了字。

  近年来,高昂的原油价格,让一些外籍油轮顿生贪欲,常常利用原油偏差在5‰免赔的行业惯例,时时“短斤少两”,单点原油途耗一直高居不下。

  而外方人员不断翻新的手法也考验着罗耀安。

  那是在接卸一艘外籍油轮时,油轮货油舱发生故障,船上也缺少相应的配置,不是缺这,就是缺那,使得617立方原油无法输送上岸。在监控室,船方大副耸着双肩告诉罗耀安,所有扫舱方法都尝试过了,均不凑效,已经知会驻船代理找公证行来对舱内原油进行评估。

  这显然又是新招,如果在此事上扯皮,长此以往别人必然争相效仿。绝不能在此事上有所让步。罗耀安思索片刻,以不容置辩的口吻说:“不行,必须全部卸下,一滴原油也不能带走!”并向大副提出了具体的输送建议。

  船方大副不好气地说:“不可能,这个方案是行不通的,我干了15年大副,从来就没有使用过这种方法”。罗耀安毫不示弱,厉言疾色地强调“你没尝试过,怎么就此断定我们的方法不行,况且,这完全是你们船上设备故障所造成的,如果不想方设法输送,我们将保留追讨索偿的权利”。

  大副一听,大声嚷道:“你们要看清楚,这是我们的船,哪轮得到你们来指手划脚!”罗耀安道:“船是你们的不假,但我们是你们的雇主,换句话说,我们是你们的老板!”一听这话,驻船代理和船长赶紧过来打圆场,大副还想说什么,船长摆摆手,最后吩咐,就按照系泊长的方法办,别的过后再提。大副老大不情愿,嘟嘟囔囔走出了监控室。

  事情一如罗耀安所料,油泵开起,油舱的油位在不断下降。他们并不知道,罗耀安是船舶制造科班出身,在这方面也是行家,他们那点小伎俩,自然难以瞒天过海。经过近24个小时的努力,最终如数将617立方原油输送上岸。

  近年来,中石化企业都在原油途耗指标上你追我赶,都在想方设法原油途耗上挖潜,已到了锱铢必究的地步。世间之路,从来就不是一马平川。而眼下这挖潜的路子,快走进了一个小胡同,成了块“硬骨头”。

  罗耀安开始了新思维,将目光紧紧盯在了油轮岐管上。按照通例,到港卸货油轮的完货标准是把油舱、舱底管路及甲板管路内的货油卸空。油轮完货后离泊,其歧管内是充满原油的,一艘30万吨级油轮配置3条的歧管,管内容量约50立方米。一艘船50立方,一年接卸40艘30万吨油轮,就能增收2000立方原油。

  他想方设法与船方搞好关系,给船方提供力所能及的便利,得到船方信任和支持,正是由于如此,他将别人没有做到的事情做到了,硬是将这50方油卸下来了。

  后来,他将油轮歧管排空写进船岸协议中,成为茂名石化单点操作的新规。

  用罗耀安自己的话能更好解释:“原油是茂名石化的血液,我们绝不能让效益在我们手上流失!”“干毛巾也要挤出几滴水”。

  在他身上集中体现了茂名石化“事争第一,追求卓越”的企业精神,在困难重重的创新管理中突出重围,并多有建树。

  他先后多次被评为选进生产者,优秀共产党员。2015年被评为第一届茂名石化道德模范。

他踏着脚步,逐日长歌,开始自己的不懈追求。他的执着追求,所滋生的是一种精神,上升的是一个境界。他倾尽全力,埋头苦干,无私奉献,用辛勤的汗水,书写人生浓墨重彩的一笔。

 

 

 

2015/12/3

(马合言)

 

 

版权声明:

本网仅为发布的内容提供存储空间,不对发表、转载的内容提供任何形式的保证。凡本网注明“来源:XXX网络”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我们尊重并感谢每一位作者,均已注明文章来源和作者。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联系邮箱:service@qeerd.com,投稿邮箱:tougao@qeerd.com